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自媒体

网银在线赵国栋我与公司一起早熟

自媒体
来源: 作者: 2018-12-27 18:02:20

2005年,“银”CEO赵国栋经历了几件大事:从风险投资手里拿到3000万元;在中关村拥有了1200平方米的写字楼;公司从20人的规模扩张到80人;这一年他仅仅26岁。人无近忧,必有远虑,赵国栋经常在思考,30岁之前,“银”会不会像百度那样,在纳斯达克上市。

这个无限疯狂的IT青年,在两年内迅速创造的“第三方支付”企业,客户名单上豁然写着微软、搜狐、诺基亚、e龙、神州数码…….

资本市场需要成熟的商人

在放弃部分股权后,赵国栋拿到3000万元的风险投资。许多与他同行的创业者,有一点点嫉妒。当时赵国栋的“银”只是20平方米的办公场地和10台电脑,他的融资准备实际上也并不充分,甚至没有一份商业计划书,但是,3000万元,他却已经稳稳地拿到手里面了。

融资过后的一年,赵国栋揣摩整个融资的经过后,忽然有些落寞,因为他辛勤养育的“银”这个孩子,也许只是资本市场里的一头猪。但他没有办法,也没有怨言,只是觉得如果此时的他已经36岁,可能结果会完全不一样。“我会把融资变成一场真正的商业谈判。”

“首先,要让对方也意识到压力。我会给投资方设定一个期限,在我仅与你们交涉的3个月时间内,我的企业每月的价格都要上涨。”赵国栋认为当时自己过度“饥饿”的表现,影响了谈判的筹码。一年前虽然对第三方支付模式坚信不已,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迁就资本。与他同时创业的3个同学,经过数个昼夜讨论“钱”的问题后,最后有些意气用事地认为,“把事业做成就可以了。”最后没有太多地计较股权的问题。

作为一个早期的企业,“融资也要量体裁衣。如果钱要少了,面临的第二次融资将会付出更大的代价;如果钱要多了,也就意味着丧失更多的股权。”

在赵国栋如此这般的思量之际,还有许多风险投资却是在局外徘徊,许多投资机构持币待购。“2006年对整个支付行业都是一个转机,因为央行将为这些第三方支付商们颁发牌照。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其实只要相信自己的模式,在资本面前,应该表现得更加自信。”赵国栋有些感慨。

发掘机会需要执著的嗅觉

国内的支付企业之所以嗜钱如命,与行业的微利现状不无关系。在同质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时,大家几乎都在烧钱。银只是赵国栋第二个企业,但是玩得比较大。赵国栋下海经商创办的第一家企业是一个代理ICP认证的公司,几乎垄断了北京代理ICP认证领域,而且客户无论大小,拒不提供上门服务,那些在当时就已经赫赫有名的大集团也得来天通苑,排队办理。这样,每月10万元,是他的第一桶金。在做这项业务的同时,银的模式已经有些雏形了。那个时候,他的第一个团队昼夜不分地吃住在天通苑。

赵国栋觉得他两次创业的经历有些相似,主要得益于,“每当上的时候,我就在思考,那些新出现的事物将来要靠什么赚钱,后来竟然越看越准了。”

其实更早在1998年,中国的互联刚刚萌芽时期,赵国栋就开始向互联“要钱”,还在校园里的赵国栋一边忙着辅导别人上,一边无止境地泡在上,“义务”为易和瀛海威寻找掘金点。他并不掩饰他对商业的“嗅觉”,并且这个灵敏有些历久弥新。当时对资本的渴望无疑是被学费逼的。但是,的确有很多风险投资机构更喜欢这些有本土经历的创业者,因为他们的成长和思维更加符合“国情”。

“出现了新的事物,我就在想怎么靠它赚钱,其实互联还有许多机会,难道你们没看到吗?”

把自己变得更加商业化

2005年末,《2005~2006中国互联产业调查报告》正式发布,中国互联首次“品牌50强”、“创新50强”正式诞生。银入选“创新50强”。在这些大大小小的颁奖典礼上,赵国栋开始接触那些搅动互联的风云人物。当然他还是喜欢绝顶聪明的马云,而放弃了偶像派的张朝阳。“因为马云更像一个充满智慧的商人”。

在经历了一次“艰苦卓绝”的融资之后,赵国栋觉得商业的游戏是最“生动”的,因为这要求绝高的判断力,而这一点又是他最得意的。

很显然,对于一个26岁的创业者来讲,许多故事还没有讲完。至少,在管理层占少数席的董事会里,大家还是绝对尊重他的意见。在突飞猛进地发展了一大批中层员工之后,26岁的赵国栋便不再为管理费心。“我更多的时候是在把握宏观的发展方向。”他经常从8层俯视中关村的街道,在他年轻的剪影背后,是中关村正在崛起的鳞次栉比的写字楼。

小贴士

第三方电子支付

一些非银行类的企业介入支付领域,在电子支付的基础上出现了第三方支付。国内诸多具有较强银行接口技术的服务商,在银行基础支付层提供的统一平台和接口的基础上,提供上支付通道,就像一个插线板一样,前后分别连接商家和银行,通过与银行的二次结算获得分成。

智力碘价格
牛牛游戏开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