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为报当年200澳元之恩马云2000万美元在澳大利亚设立奖学金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05-17 14:05:21

1 : 为报当年200澳元之恩 马云2000万美元在澳大利亚设立奖学金

摘要:马云在杭州师范学院念书时,Ken1共为他提供了约200澳元的支持。如今,马云以2000万美元的奖学金计划回报Ken曾给予他的帮助。

1985年,Ken Morley约请马云到澳大利亚旅行

“纽卡斯尔那29天,在我的生命中相当重要。没有那29天,我永久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思考。”马云在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向现场的师生们讲述起32年前的的1段往事。

30多年前,16岁的马云与澳大利亚人Ken成了笔友。在他们的来往书信中,Ken会在每次回信中为马云仔细修改英文,还曾专门提示马云“来信把行距留大点”,他好写下修改意见。

他们也会常常辩论。“ 他知道我说话的方式,知道我干起来会很不1样,他总是用他极大的好奇心与善意支持我。”马云回想道。

1985年,Ken约请马云到澳大利亚旅行。这是少年马云第1次出国,马云说,澳洲之行完全改变了自己。

Ken也曾为在杭州师范学院读书的马云提供支持,他每隔6个月给马云寄1张支票,两年多时间里总共寄了大概200澳元。如今,马云以2000万美元的奖学金计划回报Ken曾给予他的帮助。

2月3日,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宣布,获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通过马云公益基金,拿出2000万美元设立奖学金计划。这是纽卡斯尔大学有史以来收到的最大范围捐赠,也是马云在海外捐助的第1个奖学金。

Ma-Morley奖学金首轮将提供30个名额,其中20个名额资助学生修读学位期间所需费用;10个1次性奖学金名额资助学生参与教育交换、实习或海外体验计划。申请详情将于2017年中期公布,申请对象为于2018年开始修读学位的纽卡斯尔大学学生;该计划到第3年将进入全面运作阶段,将每一年资助90名学生。

马云将这个奖学金定义为聚焦未来的计划,让更多的年轻人走出大学与自己的国家——就像少年马云1样,去世界各地看看,并通过这些经历具有更宽阔的国际视野。马云对现场的师生们说:“拿到奖学金的学生,不是我和Morley的大使。我们更希望他们成为宣扬勇气、责任和智慧的大使。”

“不知道甚么缘由,如果我足够荣幸,能够成功,我总想我要为纽卡斯尔大学做点事情,由于这是Ken常常提到的1所大学。”马云说。

他1直希望有1天可以成为像Ken那样的人,帮助和支持自己根本不认识、只是在街上遇到的年轻人。

当年向马云发出约请的Ken已于2004年去世,他的儿子,也是少年马云的笔友David代表Morley1家发言致谢:“如果我父亲仍在世,看到马云为纽卡斯尔大学捐赠,致力于首创1个可延续的未来,他应当会非常自豪和感动。”(钛媒体编辑谢康玉综合报导)

附马云演讲全文:

过去的32年里,这是我的第3次纽卡斯尔(Newcastle)之行。

第1次是我21岁刚进大学的时候,收到Ken Morley先生的约请,在那年暑假来到了纽卡斯尔。当时,我从没想过可以到中国之外的国家看看。当时可以拿到护照是1件希奇的事,是Morley先生鼓励我:“试试看,说不定你能拿到护照”。好,我就决定去试试吧!

我用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才拿到我的护照,我以为我拿到护照以后就能够去澳大利亚,但他们又告知我,你还需要有签证。我去了上海澳大利亚领事馆,使馆官员说,你需要到北京去签发签证,其实那时候去北京的费用对我来讲是非常昂贵,但我还是要去试试吧。

我去了北京,住在1个地下宾馆,在7次申请签证都遭到谢绝后,我第8次去申请,我对当时面试我的使馆官员说:这是我最后1次机会,我已在这里待了1个星期,已尝试了7次都被谢绝,我希望这次能申请到签证。

那个使馆官员问我:你为何要去澳大利亚?我说我的朋友约请我去,他说不能发这样的签证给我,我们只能签发给探亲或是由政府派你出差去的或是留学等性质的签证。当时是没有旅游签证的。

我跟他讲了我是如何遇到Ken 和大卫的。Ken找了1些新南威尔士的朋友帮忙,并向澳大利亚驻中国大使馆发了1个电报。当时那个使馆的人就说, “你真的想要这个签证吗?”我说固然想要”他就说”我能5分钟后给你。” 我就这样终究拿到我的签证。这就是永不放弃的例子。

我的澳大利亚之旅真正地改变了我。是我没法想象这么大的改变。我诞生在中国,100%是中国制造。过去,我被告知并且告知我的学生,中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我们要帮助在中国之外的贫困国家,去解放全球。但是当我到澳大利亚后,我意想到中国才是需要解放的地方。

在纽卡斯尔待的那29天,在我的生命中相当重要。我每次回到中国,在那接下来的10年,我都在想中国需要改变。我们需要更开放的思想,我们要用1个不同的视角来看待事物。

那是1985年我认识的澳大利亚,从那年开始我知道纽卡斯尔大学。那是我第1次到访这所大学。

Ken没有上过大学,但是常常和我谈起纽卡斯尔大学。我不知道是怎样缘由,如果我足够荣幸,能够成功,我总想我想要为纽卡斯尔大学做点事情,由于这是Ken常常提到的1所大学。

每次我们相遇,我们都会辩论很多的事物。他会说“Jack,你是瞎扯的,都是空话!”即使那样,他总是那般支持我。

他知道我讲话的方式,知道我干起来会很不1样,但他总是支持我,用他极大的好奇心与善意去支持我。

我学到的是,你在书本上学到的、你的父母告知你的,可能不全是真的,这个世界太有趣了,这个世界太独特了,你需要自己去体验。你需要用你自己的大脑去思考。当我回到大陆的时候,我完全是另外1个人。

没有那29天我永久不会像今天这样思考,我可能只会像其他中国人的方式去思考。这也是为何我们决定成立Ma-Morley奖学金,以支持即帮助1些年轻人、那些想自己看看这个世界,经历它、用自己的脑袋去思考的人。

我想要感谢Ken Morley和他的家人对我的帮助、支持、和理解。过去的30年,我1直怀着感恩的心生活着,希望有1天,由于这份友谊,我可以成为像Ken Morley先生那样的人,帮助和支持自己根本不认识、只是在街上遇到的年轻人。我希望自己可以做的更多,希望可以在未来1直做下去。

我是1位教师,我在大学教了6年书,我叫我自己CEO,首席教育官。这花了很多时间和众人分享我的经验。我不怕他人不同意我的想法,但我会说这是我相信的事情,这是我见到的、我经历过的,我想跟大家分享。

在大陆,我的基金会每一年支持了超过100位乡村教师,这个是由于在大陆有6千万的孩子生活在农村地区。我们觉得也要找个方法去支持这些老师们。纽卡斯尔这个奖学金是我在海外的第1个奖学金,我也视纽卡斯尔为我的第2个故乡。

在过去,这个世界是知识驱动的。人类和机器会有很大的竞争但是未来人类会通过自己的智慧获得成功。你可以从学校和书本学到知识,但是智慧,只能通过经验得到。所以我认为Mr Ken Morley是1个很有智慧的人。

同时,我希望这个奖学金能够聚焦未来。聚焦在生活,聚焦在学校和书本之外的事情。我们希望能提供超越经济支持范畴的帮助,我们希望能够让他们走出大学,走出自己的国家、去世界各地看看,并通过这些经历具有更宽阔的国际视野。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希望成功,你得有EQ,如果你不希望失败,你得有IQ。但如果你希望遭到尊重的话,你要有 LQ,爱的智慧,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希望这里的学生们都会记得这3个Q。这是我从与Ken Morley 先生讨论中学到的。这个奖学金会帮助更多的人,我们需要的确需要很多聪明人,但我们更需要更多有担当的人,为社区、社会、国家和世界承当责任的人。

拿到奖学金的学生,他们不是我和Morley 的大使,我们更希望他们成为宣扬勇气、责任和智慧的大使。这个奖学金带有我的名字,这真的是我莫大的荣幸。

有Ken做榜样,我希望可以做得更好。我也会继续提升我自己。

谢谢纽卡斯尔大学为这个奖学金成立做出的贡献。成立1个基金是很容易,但要不断的去改进1个奖学金是不容易的。去支持有心的年轻人是不容易,真的非常感谢大学对这个基金付出的努力。请随时指出我可以改良的地方。每5年,我会亲身审核奖学金的情况,能如何做得更好。

在纽卡斯尔大学,我们和基金会分享1致的信心。我们也很高兴可以支持当地土著居民的文化。寻求社会公平,出色和责任、创新和延续性都是我们同享的信心,这也是Morley他们跟我过去30多年分享的理念。让我们1起努力帮助更多年轻人。非常感谢!

附David Morley致谢全文:

我叫大卫。莫利,我代表莫利家庭来发言。我们很荣幸今天来到这里。

如果我父亲仍在世,看到马云在这里为纽卡斯尔大学做捐助,他应当会非常自豪和感动。

我父亲没有上过大学。他是1个贸易商和电工,在经济大萧条前诞生。他并没有时间入大学念书。

但父亲有着洞察未来和社会发展的视野。他对中国的兴趣便是他对未来洞察能力的最好证明。

1970年代他加入澳大利亚中国友好协会,1980年代我们到访杭州。我们住在西湖边的1个酒店里,在那马云与外国人交谈以练习英文。

马云的爸爸拍下了这张有趣的黑白照片。

其实对我们而言,挺难和我们的朋友解释,为何我们去中国而不是去迪士尼乐园或是黄金海岸。

父亲对新的经济形态很有兴趣。为马云的信修改英文,鼓励他说英文,并约请他来纽卡斯尔旅行。他动用了1些人际关系,作了大量的书面准备工作。

但我们相信不管马云是不是遇到父亲, 他都可以实现他的梦想的。

我们将延续关注他,为他及他身旁的人去寻觅每个可以放大成功的机会。

我的父亲每隔1年就去1趟中国,这对他来讲其实不会带来太多的麻烦。如果他需要找到甚么特别的东西,那末马云会知道找谁去要。

很高兴马云这次成绩了这个机会。

马云和父亲的友谊是愉快的,同时也充满挑战。

我们希望这个奖学金的沾恩者以后可以启发及鼓舞其他人,共同创造1个更和平的世界。

父亲1直关注本地人遭到的不公平待遇。看到经济有困难的学生沾恩,他1定会很欣慰。父亲如果知道这个奖学金致力于创造1个可延续的未来,他也会很欣慰的。

2 : 马朝旭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上的签名文章 中英对比

China is Australia’s Land of Opportunity

澳大利亚经济的新机遇

On January 31, 2014, the Chinese ambassador to Australia MA Zhaoxu published in The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a signed article with the title of “China is Australia’s land of opportunity”. The full text is as follows

2014年1月31日,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马朝旭在当地主流媒体《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发表题为《澳大利亚经济的新机遇》的署名文章。全文以下:

Last week China released economic data for 2013, which shows GDP grew by 7.7 per cent, a mid-to-high growth rate in global terms. More than 13 million new urban jobs were created, more than in any previous year. Total imports approached $US2 trillion. Overseas direct investment by Chinese enterprises exceeded $US90 billion. Given the lingering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risis, the unrecovered world economy and China’s effort of economic restructuring, such a “score report” is a hard-won achievement. Moreover, with uncertainties in the global economy and unusual sensitivities of the international market to macro-policy developments in major economies, China’s stable fiscal and monetary policies as well as reasonable liquidity have sent a clear signal of stability to international market expectations. This is an act of responsibility by China in the interest of the world economy.

上周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了7.7%。这个数字从全球范围看,保持了中高速增长。全年城镇新增就业人数超过1300万,是历年最多的。去年中国进口额接近2万亿美元,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也超过了900亿美元。这1成绩来之不容易,是在国际金融危机余波未平、世界经济尚待复苏和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背景下产生的。在世界经济不肯定因素较多、国际市场对主要经济体宏观政策划向异常敏感的情况下,中国稳定财政、货币政策,保持公道的活动性,向国际市场发出了明确的稳定预期的信号,这也是中国对世界经济发展的负责任之举。

The figures also mean an upgrading of China’s economic growth and show that huge opportunities may arise for the global and the Australian economy. China’s service sector accounted for 46.1 per cent of the country’s GDP in 2013, up from 44.6 per cent in 2012, outperforming the industrial sector for the first time. The service sector has become a new growth engine, setting economic growth on a healthier, long-term trajectory. China-Australia co-operation in the service sector is moving forward fast. China has been Australia’s largest export market for service products for three years in a row. Our two-way trade in services reached $8.5 billion and Australia exported $6.7 billion worth of service products to China in 2012⑵013.

China is Australia’s largest source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 second-largest source of inbound tourists as well as the fastest-growing inbound tourism market. Far-sighted Australian enterprises have been capitalising on opportunities provided by the new momentum. ANZ won approval for a sub-branch in the Shanghai Free Trade Zone last November. Andrew Whitford, Westpac’s head of Greater China, said Australian companies should establish themselves in the new zone as there are “enormous opportunities”.

新公布的数据也释放出中国经济增长结构优化,和这类转变对世界和澳大利亚经济带来巨大机遇的积极信息。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第3产业占中国GDP比重从2012年的44.6%上升为2013年46.1%,首次超过以工业、采矿业、建筑业为代表的第2产业。中国的经济已由过去依托制造业的“单轮驱动”发展到如今制造业、服务业双增长的“双轮驱动”,服务业正成为中国经济长时间延续健康发展与优化升级的新引擎和新动力。中澳服务业合作正处于快速发展时期。中国已连续3年成为澳最大的服务产品出口市场。2012⑵013财年双边服务贸易近85.3亿澳元,其中,澳对华出口66.6亿澳元。中国已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第2大海外游客来源国,也是增长最快的旅客市场。1些有战略眼光的澳大利亚企业已敏锐捕捉到了商机。澳新银行在去年11月正式登陆上海自贸区。西太银行大中华区总裁魏安德认为,澳洲企业应当斟酌将进驻上海新自贸区作为与中国投资者产生联系的1种方式。

In 2013, the GDP of central and western parts of China was 44 per cent of China’s total, up by 0.2 per cent on the previous year. The per capita net income of rural residents grew by 9.3 per cent in real terms, 2.3 per cent higher than that of urban residents. The income gap between urban and rural residents shrank from 3.10 in 2012 to 3.03. This trend for four consecutive years is a sign that regional development disparity has been easing, unleashing huge market potential for the vast hinterland areas. Australian enterprises have been increasingly active in the development of central and western China, which will help Australia gain a head start in China’s economic restructuring.

2013年,中国中西部地区GDP总量占全国的44.4%,比2012年提高0.2个百分点。中国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实际增长9.3%,比城镇居民人都可安排收入实际增速高2.3个百分点,增速连续4年快于城镇,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差由上年的3.10缩小为3.03。这些数据表明长时间困扰中国经济发展的城乡失衡、区域失衡问题正得到逐渐减缓,中国庞大的中西部和农村市场潜力正不断释放。我们看到,澳企业正日趋积极地参与到中国西部地区的发展中来。我相信这将帮助澳在中国经济转型中占得先机。

Despite a softening of its economy, with 2013 growth the same as 2012, China still has robust demand for Australian energy and resources. China’s economic aggregate is now on a much larger base than before, with a GDP of US$9.18 trillion, the second largest economy for four years running. A larger, better-quality and more stable Chinese economy will bring even more opportunities to the world. The urbanisation rate rose by 1.16 per cent to 53.73 per cent in 2013 which shows China still has a large demand for infrastructure building.

中国对澳能源资源等需求仍然强劲稳健。虽然2013年中国经济增速与2012年持平,较过去有所降落,但整体增量却比之前要大很多。中国GDP总量已到达9.18万亿美元,连续4年成为世界第2大经济体。1个总量更大、增长质量更高、增长速度更稳的中国经济将为世界、为澳大利亚带来更多机遇。2013年,中国城镇化率同比提高1.16%,达53.73%,并有望在未来10年保持年均1.2%的提升速度。中国仍需进行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

China’s outbound trade and investment will continue to expand with outbound investment expected to reach $US500 billion over five years. This is good news to Australian businesses in energy, resources and agriculture. This year is going to be vital to world economic recovery. It will also be an important year for upgrading China-Australia economic ties. Both nations should work together to seize new opportunities and fully tap co-operation potential.

同时,中国对外贸易与投资不断扩大,未来5年,中国对外投资范围将到达5000亿美元。这对澳能源资源的开发与出口、农产品国际市场的开辟等,无疑都是好消息。

2014年是世界经济走向复苏的重要年份,也是中澳经贸合作升级发展的关键1年。中澳双方应当携手努力,发掘合作潜力,为两国人民带来更多实实在在的利益。

更多精品翻译素材,敬请关注可可英语。

长治羊羔疯专科医院在哪里牛皮癣的患者要治疗可以用激素?威海治牛皮癣多少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