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哈尔滨448名大学生环卫工重塑环卫印象

VR
来源: 作者: 2018-10-24 10:52:32

现有社会分配体系中,环卫工这一职业所占有的资源、发挥的作用及社会评价,都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去年投身环卫编制的448名大学生,则成了环卫工人在这种时代变迁下的浓缩。

与此同时,这个职业也印证了他们中绝大多数人一年前的理性选择。这种选择,在高速运转的社会大机器里,或许成为他们准确的人生之解。

体力与世俗的双重考验

一个国家编制,一份月薪1300多元的收入及“五险一金”——全国高校就业的“酷寒”形势,使占有这种资源的环卫职业“金光闪闪”。

凌晨4时,寒风清冽。朱琳轻轻合上家门,迎着昏黄的灯光走向即将苏醒的城市。她在环卫服里加了三层毛衣,不出15分钟又开始解扣子,鞋子发出“沓沓”的声响,在寂静的街路上十分突兀。“怎么穿了双这么肥的鞋子啊?”记者笑。“超市里买的雪地鞋,保暖啊。以前,这种鞋我连看都不会看一眼,呵呵……”

这个27岁的年轻母亲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之前在北京一家小公司做文秘。与首都的光鲜生活形成剧烈反差的,是这个“北漂”内心深处的慌张与彷徨。“当初以为只有北京才有发展,结果发现那只能对一部分人而言……很多同事回老家生完孩子就不再上班。我很庆幸,在宝宝3个月大时,我参加了去年那场考试。”

448名大学生中,最大的31岁、最小的24岁。他们来自各种专业,往届毕业生占到大多数,很多人有过多年从业经验。但几乎没人从事过与环卫相关的工作。付聪本来学的是针灸推拿,做村官那会儿负责过垃圾收集,算是和他现在从事的垃圾转运“沾了边”。不过,每天凌晨2时出门,将各小区垃圾收进压缩车,其难度系数并非车上30多个按钮的复杂操作,而是如何在睡得最死时迅速爬起来。

朱琳在南岗保洁一大队负责23条街路的巡保。这种雪天,每天徒步至少5小时,全身湿透,忽冷忽热。25岁的王圣龙4年前考了驾照,原本为了开个小车上班,如今成了道里区清洁大队五中队的驾驶员。由于经常翻腾垃圾,王圣龙最初反复感冒。据说好多年轻人也曾纷纷“拜倒”在垃圾脚下,后来,体内终于产生了“垃圾抗体”。

在拥有1.2万人、十几年没有新人加入的哈尔滨环卫队伍里,每个大学生都曾踩着至少25个人的肩膀杀出重围,在体力与世俗双重考验下,正努力抹平身上看似特殊的“大学生”标签。

付聪不久前到垃圾处理厂参观,垃圾回收在科技力量下发挥的巨大作用令他兴奋异常。城市清扫越来越依赖大机械作业,而这些机械的“身价”比宝马、奔驰“显贵”得多,对操控它们的人十分“挑剔”。这个庞大而复杂的环卫系统,让曾以为“环卫就是扫街”的年轻人们不明觉厉。

对曾有过沮丧从业经历的年轻人来说,最初的确是为了编制。“为编制挤破头当教师不奇怪,当环卫工就成了话题,是因为大家骨子里对这个职业心存偏见。”付聪告诉记者,丈母娘从不跟人说他是做什么的,只说“在城管系统,国家编制”。“我现在真的觉得没什么。你真干了这一行,会发现它也能许给你一个未来。”

大学生就业明年将迎“酷寒”。王圣龙隐隐意识到,他选择的这份曾令所有同学匪夷所思的工作,竟开始成为他们眼中的幸运。

而他的辛苦,与他们在考研或择业途中的疲于奔命相比,不值一提。

学不好化学的司机不是好环卫工

城市的发展与时代的进步,要求环卫工作具有更科学的操作方式、更高的工作效率和更灵活的思维方式。这些变化,令这些高知年轻人如鱼得水。

孙明磊曾兴奋地为每个初来的年轻人勾画不同未来。这个市城管局环卫办副主任,将高压式冲水枪、升降式冲洗机、自动擦地车等“高精尖”设备一股脑儿摊给大家,要求他们迅速掌握技术,学会“跨界”应用。

男生们掌握技术飞快,并能举一反三。王圣龙跟队长巡街时发现,工人用水车刷道,由于力道过大,泥沙在打水后出现了回流。他说:“叔,我觉得按力的传导和作用力来看,这水要是这么刷,泥又回来了,刷不净的。”工人不服,碍于面子,只好硬着头皮调整了一下力度与方向,果然一次搞定。

类似的事不止一件。一些老同志冲洗大排档留在地上的油渍时,一旦冲不干净,便使劲补充火碱。王圣龙说:“这样不行,火碱在少量水中达到饱和,不会再溶解更多溶质。所以方法不是多加火碱,而是多加水。”老同志们当他从火星来的,阵阵嘲笑。王圣龙于是找来3个年轻同事现场试验,中队长带头叫绝。有人打趣:“学不好化学的司机不是好环卫工。”

服装店首次进货优秀品牌介绍
芋香肉酱
柠香鸡翅
法国要赢保榜首
公务员加班该不该发加班工资
煲仔饭新鲜从这里开
洛斯查蘭特對AIK蘇納
棍子面包早餐食谱
自制三种口味的焦糖酱

相关推荐